妈祖灵签第二十七签:戊辰○○○ ●○○属木

【签词】
君尔宽心且自由、门庭清吉家无忧、
财宝自然终吉利、凡事无伤不用求。

〖签诗语译〗

台湾北海观音明善堂

奉劝你不必为了俗事而焦虑操心,应该宽心自由自在地生活。只要在家里平安无事,财利自然源源而来。凡事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任何事情,不必强求让其顺其自然最好。此签告诉当事人,一切听从命运安排,不必忧虑操心。求得此签暗示目前福报圆满,问事求谋可期,吉人天相无须多虑。问财利,凭各人财运大小,不要妄求。问功名,且宽心等待,必有其成功发展的一天。问婚姻,耐心的等待。不可操之过急,而且要诚心诚意,合和圆满。问疾病,求神渐渐痊愈。

台湾育德妈祖同修会

劝你不必为俗事操心,且宽心自由自在地生活。只要家里平安无事,财利自然源源而来。凡事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俗语说:“是福不必躲,是祸躲不过。”任何事情,求顺其自然最好。此签即告诉当事人,一切听从命运安排,不必忧虑操心。问财利凭各人财运大小,不要妄求,问功名,且宽心等待,是发挥的一天,教你还是待价而估,不必急于贱卖。问婚姻,平和之良缘,不必操之过急,诚恳与耐心,是成功的条件。某日,有李太太至舍下。出示此签求解。问何所求,答曰:“飞机失事,欲知丈夫安危?”佘曰:“此签所示,一切平安,不必忧虑。”后其先生果然平安归来。问何以知?佘曰:“签诗中有‘凡事无伤不用求’句,求知之。”

〖解曰〗

讨海:先无后有。
作塭:免介意有利得。
鱼苗:先微后有。
求财:先轻后得。
耕作:早冬微晚冬好。
经商:获如意后大利。
月令:平安。
六甲:添得弄璋之喜。
婚姻:大吉。
家运:可得兴旺。
失物:难寻有贵人在。
寻人:不见难寻。
远信:佳音速至。
六畜:兴旺。
筑室:喜得瑞气盈门。
移居:慢即吉。
坟墓:地运大进益。
出外:先呆后好。
行舟:先平安后大进。
凡事:有财允成不畏。
治病:老幼不畏得安。
作事:可以成功。
功名:晚年大进。
官事:有贵人平安。
家事:固圆且喜。
求儿:不可。

〖古人故事〗:胡完救文氏母女

大唐皇太子李旦,逃过武则天的迫害,改名换姓叫马进兴,躲在胡员外家里当长工。胡员外的侄女胡凤娇和马进兴一见钟情。刚订了婚,马进兴就接到前朝忠臣的邀请,迎请太子上翠云山号召义士推翻武则天。马进兴为了保密只好向凤娇辞行,谎称要到乡下探望亲戚。一转眼、几个月过去了,凤娇在叔叔家一天等过一天,却不见马进兴回来。这一天日暖风和,凤娇正在花园里散心解闷,堂姐夫马迪看凤娇长得美,生得俏,千方百计要勾搭凤娇,不但奸计不能得逞,反被凤娇教训了一顿,吃了不少苦头,一气之下就到处散布谣言:「马进兴当强盗拦路打劫,已经被官府捉去砍头了。」凤娇听在耳里,痛在心坎,心想:「进兴诚实敦厚,虽然传言如此,未必是真。」于是母女二人决定到观音寺问个签。马迪逮到机会,买通了观音寺的小尼姑,设法把文氏母女二人留在寺里过夜,这一回马迪狠了心,决定要使出强硬手段,强迫凤娇就范。「买菜阿!买菜婀!」卖菜的胡完每天都准时到观音寺做生意,马迪的诡计却被他撞破了,胡完原来是胡家的老佣人,凤娇的父亲去世后,就挑担卖菜渡日子。太阳才下山,马迪就摸进凤娇的房间,皮笑肉不笑,打算动粗了。凤娇眼看情势不对,正色地对着马迪提出三个条件,「第一:我得先去洗个澡然后才到大殿,祭拜天地。第二,婚后我不想和堂姊住在一起,要买栋房子给我。第三:母亲已经上了年纪,孤零零一个人,我要和她住在一起。」马迪都一一答应了。凤娇哄走了马迪,把门闩上,母女二人抱头痛哭,自叹命苦福薄,不知前世造了什么孽,今天才被这畜生逼得走头无路。哭哭啼啼,左思右想,除了一死,再也没有其他的解脱方法了。凤娇含泪解开衣带,恨忿地说:「马迪,你这畜生,我做鬼也不放过你。」把衣带栓在梁上,母女二人正准备自杀,突然听到:「主母!小姐!」声音若隐若现!文氏心头一震,开门正在左顾右盼,「主母,我是胡完啦!快来呀!」声音低促。凤娇年少眼尖,她发现门外不远的墙头上探出个大脑袋,微弱的月光下不注意看,还真找不到咧。凤娇认得是以前家里的老佣人胡完的声音,一转身,拉着母亲就往外跑。胡完趴在墙上,一手攀着墙头,一手紧捉着文氏右手,转瞬间就把她们母女都拉出墙外。文氏和凤娇有如鸟出樊笼,只顾跟着胡完没命往前跑。不一会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只听胡完说:「到了,到了」,定神一看,是个小渡口,一顺河水一叶小舟。胡完匆匆解开缆绳,催促文氏母女上船,咕噜噜摇着桨,顺流而下,月明星稀,江风徐来,凤娇湿浸浸的一头一脸,也分不出汗水还是眼泪,这时倒有几分凉意,她擦擦脸问母亲:「妈!叔父家是回不得了,怎么办呢?」文氏这才清醒过来,想起陵州的亲姊姊。同时向胡完千恩万谢说:「要不是你来得巧,恐怕我们已经没有见面的机会了。」胡完说:「今天我到观音寺卖菜,听小尼姑在那儿交头接耳,隐约中听得了姑爷、主母和小姐的名字,我觉得奇怪,就若无其事的蹲在那儿洗菜,这才知道狠心的姑爷,布下了这陷阱要来强暴小姐。」话才说到这里,文氏和凤娇又泣不成声了,胡完又安慰她们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像马姑爷这样胡作非为,一肚子坏水,他将来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版权所有©1999-2018 农历网 传承中华文化.弘扬民族精神

Copyright © 1999-2018 www.nongli.com 京ICP备0500243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