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中华农历网 > 民俗文化 > 民间传说 >
书痴和蝶仙
(日 期:2017-03-20 15:30:19    来 源:中华农历网)

谁也记不清是哪个朝代的事了,在端州城附近有一个山村,山村里住着个穷秀才,穷得家无隔宿粮,靠着上山砍柴养阿娘,谁也不晓得他姓什么,只知他乳名叫阿端,有人送了个花号叫他“书痴”。

 

声明:图片由网友上传,来源网络,如有侵权,敬请告知!

 

提起书痴,痴得的确可笑,无论上山砍柴,进城卖柴,帮阿娘做饭烧柴,手里总是捧着一本书,只要无人同他说话,他就摇头晃脑,朗朗诵读起来,满嘴之乎者也,子曰诗云,像唱歌一样,他读书入迷,常常答非所问,痴痴呆呆,叫人看了发笑。不过,阿端心地善良,不但对阿娘十分孝顺,邻里乡亲有了什么难事,他也乐意搭帮一手,只是他太穷了,娶不起亲,直到年过三十还是光棍一条。

 

就在他三十岁那年,阿娘得病死了,家里只剩他一个人,他更没有了约束,上得山去,读起书来,常常忘了砍柴;回到家里,读起书来,常常忘了烧饭。饥一顿,饱一顿,他自己也记不清吃没吃饭。自从他阿娘死后,每当他在山上看书,总有一只团扇那么大的彩蝶在他前后左右翩翩飞舞,常常扑到他的书上,遮住他的眼睛,赶走了,又飞回来,搅得他心烦意乱,直到他放下书本,起身砍柴,彩蝶才不打搅他。

 

一天,阿端早早起身,又上山来了。他肩上扛着一根扦担,扦担担头上挂着一摞书本,手中还拿着一本书,边走边看,走着走着,他觉得脚下一空,身子一仰,忽悠悠就跌下去了,慌忙之间,他丢了柴刀扦担,却抱住了那摞书,过了好久,身子才落了地,直跌得头昏眼花。等他缓过气来,睁开眼睛一看,原来自己跌进了一个十几丈宽的大石穴,石穴底铺着厚厚的香茅草,就是这堆茅草救了自己的命。石穴壁上的石头是那样好看,有的好像碧绿的翡翠,有的好像紫雾青云,色彩绚丽,光华耀眼。穴顶上,横三竖四爬满了藤萝,藤萝上开着五颜六色的花朵,喷发着扑鼻的清香,藤萝和花朵搭成一个凉棚,挡住了阳光。再仔细一看,左侧有个一人宽的隙缝,好像石穴的门户,门户上挂着用五彩斑斓的鲜花串花的门帘。阿端见有门可走,赶快爬起身,想掀开门帘,走出洞穴,谁知他刚一伸手,花帘顿时散开,飞舞起来,原来那花帘是几百只手掌大的彩蝶联首衔尾结成的,阿端惊讶得不得了,愣了半天,走出石门朝下一看,吓得马上就退了回来,原来石门下面是深不见底的大峡谷,几缕白云缭绕,一只苍鹰在山谷中盘旋。

 

阿端见无路可出,肚子也饿了。只好退回石穴,身靠石壁坐下。他一眼看到身旁有一摞书,便打开读了起来,越读声音越响,把饥饿、危险什么都忘记了。

 

不知过了多久,阿端忽听门口有人吃吃发笑,他抬头一看,见是一个身穿彩裙、生得如花似玉的姑娘,一只手掩口而笑,另一只手提着个有盖的彩色竹篮,阿端赶快起身整衣,对着姑娘深深作了个揖,说:“不是姑娘是哪方神仙,小生有失远迎,休怪休怪!”

 

姑娘没有答话,又吃吃笑了一阵,才说:“秀才秀才,咱们天天见面,怎么不认识了”

 

阿端连连摇头,说:“不认识,不认识。”

 

姑娘说:“认不认识以后再说,你一定饿了,快吃点东西吧。”说着,她打开竹篮,拿出一瓶碧绿的酒和两碟五颜六色的菜,摆在阿端面前,说:“秀才,请吧。”

 

阿端已经饿得前心贴后背,顾不得客气,拿起酒瓶就喝了一口,也不知那酒是用什么造的,他只觉得一股异香直透脑门,浑身立刻热腾腾,添了力气,那菜也看不出是用什么做的,香甜可口,他喝上两口酒,吃了几口菜,便觉得自己已经醉饱了。

 

他吃完了,姑娘将酒瓶、菜碟收进竹篮,然后坐在他对面,笑着对他说:“秀才呀秀才,你苦伶仃,孤单单,每天砍柴,早出晚归,没有洗衫的,没有烧饭的,我一个人住在深山老谷,没有知疼问暖的,没有谈心闲聊的,咱俩搭帮合伙,在一起过日子吧!”

 

阿端十分高兴,便同姑娘撮土为香,拜了天地,结成了夫妻,姑娘告诉阿端,她名叫阿蝶。

 

阿蝶每日提着竹篮出去,回来时竹篮里便盛满了酒菜,阿端每日只吃一餐,便一天都不饿了。他虽然同阿蝶做了夫妻,仍然改不了自己的老习惯,整天捧着本破书,朗朗诵读,阿蝶回来后,夺下他的书,他才停一会儿,只要阿蝶一转身,他便拿起书本,又朗诵起来,气得阿蝶无可奈何,一天,阿蝶对着他垂下泪来,他慌了,忙问:“阿蝶阿蝶,你伤什么心呀?”

 

“端郎,端郎!嫁给你好比嫁给一棵大叶杨,成日哗哗响,把你妻子丢一旁,唉,咱们夫妻不久长!”

 

阿端更慌了,拉住阿蝶的手说:“阿蝶呀阿蝶!从今往后,我不再读那破书,不再哗哗响,陪着你谈心,下棋讲古,饮酒唱歌,白头到老。”(农历网:www.nongli.com)

 

阿蝶回心转意,“噗哧”一声笑了。

 

阿端果然将书本撂到一旁,陪着阿蝶谈心玩耍,可是,只要阿蝶一出门,他就立刻捧起书,摇头晃脑诵读起来,读到高兴处,常常忘乎所以,连阿蝶回来他也没有发觉,阿蝶故意大声咳嗽,他这才慌慌张张将书本掖进草里,几天以后,他又放不下书本了。

 

阿蝶气急了,就将他的书本藏进石头缝里,阿端找不到书本,坐不安,立不稳,茶饭无心,失神落魄,三天后就得了病,渐渐地面黄肌瘦,呼吸微弱,阿蝶慌了,四处采药医治,可是一点效验也没有。

 

一天,阿蝶从外面回来,忽听洞穴里又传来朗朗的读书声,原来阿端又从石缝里找到了那几本破书,抓起书本立刻诵读起来,似乎病也好了,精神也好了,比吃灵丹妙药还要灵验。

 

阿蝶看到这个情景,长叹一口气说:“书痴书痴治无方,夫妻难久长,不如早分手,你我各一方。”

 

听阿蝶这么一说,阿端低下头,泪也流下来了,阿蝶从石壁上挖下书本那么大一块石片,递给阿端说:“端郎,端郎!石片做砚台,助你写出好文章,睹物思人,别忘阿蝶情意长。”

 

她拉着阿端的手,引他走到石门口,解下腰上的白绸带,朝对山一抛,立时化成一座玉石虹桥,过了桥,眼前有一条下山大路,阿蝶又从头上拔下一根珠钗,递给阿端说:“端郎,端郎!珠钗做路费,送你上京进考场,天上人间难相见,令人痛断肠!”阿端拉住阿蝶的手,泪流满面,不忍分别,阿蝶手一指说:“你看,有人来了。”

 

阿端刚一回头,阿蝶忽然化成一只圆簟大的彩蝶,扇起五彩双翅,翩翩而起,阿端惊得睁大了眼睛,这才知道自己遇上了蝶仙。

 

彩蝶在阿端周围盘旋了许久,渐飞渐远,慢慢飞进蓝天白云里去了,阿端下山进城,卖掉了珠钗,有了路费,连家也没回,就晓行夜宿赶到京城,参加考试。

 

那年考试赶上冬天,连日来狂风暴雪,冰冻三尺,考场里生着火盆也不顶事,众举子不停地磨墨蘸笔,手一停就冻住了,他们写写停停,不断朝砚台和笔头呵气,监考官也急得皱眉叹息,可是爱莫能助,没有办法。后来,监考官踱到阿端面前,惊奇地站住了,只见阿端面前放着一个碧绿暗花的石片砚台,凹处墨汁盈盈,阿端头也不抬,挥笔疾书,已经写出满篇文章,墨迹十分鲜艳,散发出一股兰麝香味,这场考试,只有阿端一人按时交上了考卷。

 

考试结束后,教官从阿端手中拿过砚台,亲自磨墨试笔,写了一篇大字,那墨汁油润生辉,香气馥郁,写出字来墨迹均匀鲜艳,不损圆毫,教官越看越爱,将这块砚台视为珍宝,立即呈献给皇帝,皇帝亲自试用,果然不错,心中大喜,把这种砚台命名为端砚,封阿端做端州地方官,督派工人采石磨砚,做为贡品,从此,端砚便名扬天下,成为文房珍品。

版权所有©1999-2018 中华农历网 传承中华文化.弘扬民族精神

Copyright © 1999-2018 www.nong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