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中华农历网 > 民俗文化 > 民间传说 >
民间传说:朱砂人
(日 期:2017-03-20 15:29:42    来 源:中华农历网)

有个外乡人,投奔到一处依山傍水的地方混碗饭吃,在一个商号里谋到个站栏柜的差事。这家商号的大掌柜的住在河的南岸,二掌柜的住在河的北岸。两个人别看不是一家人,那脾气禀性可像一母所生一样,两人对下边人都挺恶道,非打即骂,两人又都好听人讲古,赶上阴天下雨没有买主,他俩也不体恤站栏柜的人,硬逼这些天南海北雇来的人轮班儿讲古给他俩听。这天,又下雨了,这个外乡人刚被两掌柜的撸了一顿,又被圈住给他俩讲古,他不忍这口气,就讲了一个〈朱砂人〉的故事。

 

 

有这么个拦河湾,湾里潜伏着一个朱砂人,朱砂有了人的体形、人的灵气,自然就是稀世珍宝,价值连城了,这个朱砂人被一个专门寻找宝物的南方人发现了,他就暗中观察朱砂人的一举一动,琢磨着怎样把这个宝物弄到手里。

 

天长日久,南方人发现这朱砂人在水中定居,也经常到陆地上来买个东西啥的,还发现经常和朱砂人有交往的,是一个长相五大三粗的卖熟牛肉的人,这人每天都到镇上去卖熟牛肉,每当他路过拦河湾时,那朱砂人必定要在拦河湾上边儿的松树林里等他,必定要买一块熟牛肉,年年月月,刮风下雨,从不耽误,那南方人把这事看在眼里,就想借助卖熟牛肉的来杀死朱砂人,就开始和这卖熟牛肉的套近乎,先是把家搬到卖熟牛肉的家边儿上去,接着就变着法儿和这卖熟牛肉的交朋友,两人是越处越亲密,最后成了莫逆之交。

 

这天,南方人边和卖熟牛肉的喝酒,边问:“你这么风里来雨里去的,一天能挣多少钱?”

 

卖熟牛肉的说:“哪能挣多少钱,勉强凑合生活呗!”

 

南方人说:“不能挣多少钱,何必吃这份苦呢,开个买卖多省心呀!”

 

卖熟牛肉的说:“我哪有那么大的本钱呢?”

 

南方人说:“我有办法叫你发一笔大财,只要你肯为我去干件事儿。”

 

卖熟牛肉的说:“你叫我干什么事吧?”

 

南方人说:“我叫你去杀个人。”

 

卖熟牛肉的说:“杀人的事儿我可不干,我得了钱还能怎的,最终还不得吃官司去。”

 

南方人说:“决不叫你吃官司就是了。你一刀把他砍死之后,你就走你的,后步的事全由我兜着,啥都不用你管,你爱哪去哪去,你若愿意,我这就给你一万两银子,事成之后,我再给你两万两银票,而后各走各的道,谁也不牵扯谁,你看如何?”他这是双关语,意思是说,砍死之后你发现是宝,也别眼热,你是我用大价钱雇的。

 

卖熟牛肉的一听能得这么多银子,就见钱眼开了,便把这事应承下来,问:“你叫我杀谁,一定是你的仇人吧?”

 

南方人说:“你啥都不必打听,他还兴许不是人呢!你只管杀完一走就是了。”他怕这宝让卖熟牛肉的得去,自然不能把事说破。

 

卖熟牛肉的说:“我怎的也得知道去杀谁呀?”

 

南方人说:“就是天天在拦河湾买你熟牛肉的那位,你把割肉的刀子磨得快快的,一家伙把他脑袋砍下来就算完事儿。”事就这么讲妥了。

 

第二天,卖熟牛肉的边往拦河湾走心里边打鼓,想:今个儿我换了大号刀,刃薄背厚,只要砍下去,那老主顾可就没命了。转念又一想:我贪三万两银子去杀害一条性命,于心也有愧呀!他说兴许还不是人,不是人怎么还吃我的牛肉呢?不过,我答应朋友了,不办也不讲信用,莫不如我先试一试,不往死里砍,他若是人,我拿这一万两银子为他养伤治病;他若不是人,凭我这把力气,回头再收拾他也赶趟儿。他打好了主意,信马由缰也就走到了拦河湾边儿的那片松树林,那朱砂人正等着买他的熟牛肉吃呢,这时,那南方人已经在附近的一棵大树后面了。(农历网:www.nongli.com)

 

卖熟牛肉的一看老主顾已经到了,这就支上架子,放平箱子,摆好案板,平常是接过朱砂人的钱,割哪算哪,两下不争;今天呢,把肉箱子打开,偏问朱砂人选哪块肉。朱砂人听他这么一问,嘴上说割哪块都行,手指呢, 可就无意之间朝一块整装点儿的肉伸出去了。朱砂人的手指往出一伸,他刀就随手指剁下去,一家伙就把那手指给剁了下来,这工夫只见一溜儿火光,眼前的朱砂人已经无影无踪。这个时候,藏在大树后边的南方人走出来了,他说:“真可惜,没砍住他。”说着就把这手指头拿起来,说:“你仔细看看,这是什么玩意儿?”

 

卖熟牛肉的一看,他也懂得点医药上的事,就说:“这可是朱砂?”

 

南方人说:“你说对了,光这个手指头就值几千两银子,你若能把这朱砂人整个愣儿砍住,你核计核计能抵多少银子?”这回他明白过来了,这是宝呀!就说:“可惜!可惜!叫他跑没影儿了,这么办:等明天他再买肉时,我看准再砍就是了。”

 

南方人说:“你有杀他之心,你怎能还买你牛肉?明天他不会来了。”

 

卖熟牛肉的问:“那还有别的制伏它的方法没有?”

 

南方人说:“有倒是有,就看你胆量怎么样吧。”

 

卖熟牛肉的说:“杀人我都敢,我的胆量还算小吗?今个我是试试他到底是人不是人,真没想到他跑得这么麻利。”

 

南方人说:“既然你有胆量就好办,你听我调遣吧!”

 

南方人买了一条船,画了三道符,对卖熟牛肉的说:“咱俩一道坐船下水,我钻到水里去抓他,你坐在船上等我。这三道符你全拿着,你看我从水里把手伸出来,你别管手有多大,你就把第一道符贴我手心上;等我再伸出手来,你就把第二道符贴我手心上;等我第三次伸出手来,你再把第三道符贴到我手心上。这样,我就能把那朱砂人给降服住。”他俩核计妥当了,找个晴天好日,风平浪静的时辰,就把这条船下到拦河湾里去了。船摆到拦河湾中间,只见南方人张嘴吃下一道符接着便钻进水里去了。这时,就听这水咕嘟咕嘟翻花,像打鼓似的响着,这时南方人已经和朱砂人交上手了,打有一袋烟工夫,只见有一只手伸出水面来,等手伸到船帮,卖熟牛肉的就壮着胆子把第一道符贴到那手心上了。这南方人把手一合,又钻进了水里,这回,交手的声响更大,像打雷一般,打着,打着,只见那手又伸上来了,足有小簸箕那么大,卖熟牛肉的刚把第二道符贴上去,天就起风了,浪掀起一丈多高,再加上两个在水里猛打,把水搅得团团转。这样,那条船在拦河湾当间儿就吃不住劲儿了,一点儿一点儿的被浪推到岸边上来,随后,又几个恶浪扑来,眼见着船便要翻了,卖熟牛肉的无奈就上岸了,等南方人第三次把手伸上来,那手比大笸箩还大,等来等去,等不少工夫也不见卖熟牛肉的给贴符,又把手缩进水里去,两人接续恶战,这时候,那是飞沙走石,天昏地暗,打得卖牛肉的在干岸上都站不稳,眼睛更别想睁开。可就在他闭着眼睛的工夫,风平浪静了,不大工夫,那南方人的死尸漂了上来,把拦河湾的水都染红了,这样,朱砂人谁也没得着,南方人白搭上一条命,卖熟牛肉的呢,还卖他的熟牛肉去了。

 

朱砂人一看,这地方买卖人图财害命不可交,就走了,到什么地方去了,谁也不知道,反正从此拦河湾没有朱砂人就是了,那么说,河里啥也没有了吗?也不是,拦河湾北岸有座山,南岸是沙滩,从此,河南开始出王八,河北树茂琅琳出了兔子。

 

两个掌柜的从打听完这个故事后,就再也不逼站栏柜的给讲故事了。

版权所有©1999-2018 中华农历网 传承中华文化.弘扬民族精神

Copyright © 1999-2018 www.nong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