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中华农历网 > 民俗文化 > 民间传说 >
民间传说:娃娃保镖
(日 期:2017-03-20 15:29:08    来 源:中华农历网)

话说三百六十行,盗匪也有分工,有“刚活”“软活”之分:拦路抢劫、占山为王这叫“刚活”;坑蒙拐骗偷叫“软活”,“摸金人”就是“软活”中的一种。

 

声明:图片由网友上传,来源网络,如有侵权,敬请告知!

 

摸金人专门绑架孩子,清末年间,冀北古镇老鸦庄接二连三发生了几起大户人家孩子被盗的案件,苦主应绑匪要求东拼西凑,付了几乎倾家荡产的大笔赎金后,孩子才侥幸归来。一时间,镇里的商贾富户人人自危,惶惶不可终日。

 

老鸦庄首屈一指的杨大户,三房夫人下饺子似的一连生下八个带把的,第九胎才是个千金,一家人爱得像得了无价之宝,取了个小名叫妞妞。这妞妞刚满五岁,站在地上,仿佛开了一朵小花。杨家生怕有个闪失,有心加强戒备,看着府里的下人哪个都难当重任,就决定请镖局的趟子手来看护妞妞。

 

杨大户找的是老鸦庄排名第一的窦氏镖局,这家镖局自称是直隶河间府好汉窦尔敦的后人,以窦家闻名的气功、轻功和护手双钩见长。到了约好的镖师上工这天,杨府门前来了位少妇,管家正疑惑这是哪家女眷,来人点名要见老爷太太,见面后自称是窦氏镖局派来的。

 

没承想对方派来个女流之辈,杨大户和大太太有些失望,但看少妇一身短打、飒爽英姿,显然是个练家子,也就忍着没说什么。再仔细一瞧,少妇屁股后头还跟着个六七岁的男娃。杨大户心想:啥时候保镖也讲究买一送一了?这是来护镖的还是来哄孩子的?

 

少妇说男娃叫宝宝,她把妞妞和宝宝拉到一块儿,蹲下身子,贴在男娃的耳边嘀咕了几句,起身就要走。男娃舍不得少妇,本能地往少妇怀里拱。少妇抱起他安慰了几句,竟一个人扭头走了。

 

杨大户一家人傻了眼,这才明白过来:合着面前这个丁点儿大的男娃才是镖局派来保护妞妞的?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相处了几天,杨家人发现,窦家宝宝竟是个哑巴!不过,他和妞妞倒是很投缘,两人到后花园里玩了几趟,妞妞就黏上了他。两个小家伙不知道背地里干些啥,手里老拿着树棍,一有大人经过,小手就往背后藏,似乎在遮掩着什么。

 

杨大户坐不住了,他给女儿雇的是保镖,又不是玩伴,就派管家到窦氏镖局理论。窦家回话说,换人可以,但他们派出的是最合适的人选,坚持换人的话,万一出了什么差错,镖局概不负责。杨大户听了,不由得犹豫不决,事情就这么一天天拖着。

 

这天,两个丫环陪着妞妞和宝宝在门口的石狮子边玩耍,听到卖酸梅汤的吆喝声,妞妞要喝,丫环就买来酸梅汤,四个人坐到对面的凉亭里喝起来。她们不知道,卖酸梅汤的大嫂是盗匪男扮女装的。妞妞和两个丫环喝了酸梅汤,相继睡倒。盗匪按捺住狂喜,等待着小男孩步她们的后尘,不料宝宝一直没有困意,黑漆漆的圆眼珠子瞅得盗匪心里发毛。原来宝宝虽小,毕竟是镖局里混淘的,打记事起就懂得不能吃来历不明的食物,他把自己那份酸梅汤悄悄倒掉了。盗匪等了半天,最后只能放弃这次行动,拔腿溜了。这盗匪完全没想到宝宝是个哑巴,否则早下手了。

 

丫环醒来后吓出一身冷汗,知道着了坏人的道,怕主人怪罪,就隐瞒了这件事。

 

盗匪们一计不成,又生一计。过了几日,这天傍晚,杨家人正在后花园赏花闲谈,忽然听到“啊啊”的急促叫声,管家辨出声音来自三太太住的西院,道声不好,忙带着下人赶过去。只见妞妞被串在一根绳子上,拉到半空,宝宝两只手拽着她的一双小脚丫,两只脚也脱离了地面,嘴里呼喊着:“坏人抢人,坏人抢人……”嗓门大得震得空气似乎都在颤抖。

 

一丈多高的院墙上隐约有个人头,看见人来,闪了一下,不见了,绳子也丢了,宝宝摔了个屁股蹲,妞妞顺势栽到宝宝身上。

 

这盗匪的第二计,是两人搭伙,用绳索拴一个特殊的套,墙脚下立个人梯,另一个人站在他头顶上,把绳套像套马杆似的套到墙内小孩的腰上,再拉水桶般拉上来。宝宝和妞妞在墙角下玩得正好,发现不对时妞妞已经被吊到了墙腰。宝宝一个旱地拔葱,跃起够到了妞妞的两只脚。盗匪没想到小孩还有这一手,躲在墙外拽不动,正准备站到墙上方便使劲,大人们已经赶来了。(农历网:www.nongli.com)

 

其实,即便盗匪站上墙去也无济于事,宝宝是窦掌门的孙儿,天生神力,又练过童子功,只要盗匪缓一下,让他够上妞妞腰间的绳索,那就跟挂了个千斤坠似的,盗匪别想再挪动分毫。

 

杨大户惊魂略定,派人去衙门报案。接着,杨家人从宝宝断断续续的讲述中得知,其实,宝宝不是哑巴,他天生嗓门奇大,有一次他母亲正在清点要押送的货品,他突然闯进去“嗷”的叫了一嗓子,吓得母亲失手打碎了名贵瓷器,为此赔了客户一大笔钱,他也被臭揍了一顿。打那以后,他得了一种怪病,想说话也发不出声音,家人带着他四处求医问药,都没见效。没想到刚才情急之下,居然恢复了正常。

 

宝宝两次救了妞妞,杨大户十分感激,可他还有个担心:盗匪还没落网,他们两次失手,只怕不会就此罢休。

 

这天,杨大户带着宝宝到窦氏镖局登门致谢,和窦掌门说了心中的忧虑。窦掌门叹了口气说,其实他把宝宝派到杨家,正是使了个诱敌深入的障眼法。镖局在杨家附近悄悄安排了一组观察哨,昼夜不停地蹲守,就等着盗匪往坑里跳。怎料人算不如天算,案发时蹲守的人犯了困,等府里的动静把他们惊醒,只瞧见盗匪逃跑的背影,追了十几里路也没追上……

 

这时,宝宝突然拉了拉爷爷窦掌门的衣角,示意爷爷低下身子,然后凑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窦掌门听罢,突然哈哈大笑,对杨大户说:“真是天助我也,看来盗匪落网有望了!”

 

杨大户很纳闷,盗匪擅长化装,藏身之地又不明,所有线索都已断了,怎么还能落网呢?窦掌门却唤来手下的众镖师,让大家立刻去本城的各药局蹲守。见杨大户一头雾水,窦掌门笑着说出了原委。

 

原来,当时盗匪松了绳套,宝宝落地时摔痛了屁股,气恼之下,他大喝一声,抓起地上放着的一个盒子,手腕一抬,施展弹指神通的技法,把盒子隔墙扔出。

 

虽然宝宝的功力只达到入门水平,但也能做到震碎盒子,让里面的东西撒出。盒子扔出后,宝宝听到外面“啊”的一声惨叫,想必撒出来的物体落到了盗匪头上,随即,脚步声跑远了。

 

盒子里装着什么呢?那里面装满了两个娃娃抓来的蝎子、蜈蚣、毛毛虫……宝宝刚入杨府时就是靠捉虫子斗架赢得了妞妞的好感,之后两人更是乐此不疲,每天都捉着玩,这是他们共同的小秘密……

 

果然,三天后,有个左眼肿成馒头的男子哼哼呀呀地来到一家药局就诊,男子眼睛是被蝎子刺伤的。蹲守在药局的镖师和捕快现身查问,伤者正是流窜作案的盗匪之一,顺藤摸瓜,很快把他的其余四个同伙都抓了起来。

 

宝宝的任务圆满完成,此后,他还是经常呆在杨府,杨家人注意到,宝宝不光会玩,性格中也有文静的一面,喜欢拽着妞妞到哥哥们读书的学堂边上听私塾先生讲课。妞妞对读书有了兴趣,人也比过去规矩了不少。杨家索性聘请宝宝做了陪读,窦家也希望出一个文武双全的下一代,当然没意见啦!

版权所有©1999-2018 中华农历网 传承中华文化.弘扬民族精神

Copyright © 1999-2018 www.nong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