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banner
观音灵签第六十九签解签 观音灵签69

观音灵签 第六十九签: 梅开二度

吉凶:中签

宫位:辰宫

签诗版本一
冬来岭上一枝梅
叶落枯枝总不摧
探得阳春消息近
依然还我做花魁
签诗版本二
冬来岭上一枝梅
叶落枝枯终不摧
但得阳春悄急至
依然还我作花魁
摧本作催。
诗意
此卦梅花占魁之象。凡事宜迟则吉也。
解曰
一箭射空。当空不空。待等春来。彩在其中。
圣意
家宅 欠利。
自身 作福。
求财 谨慎。
交易 待时。
婚姻 迟成。
六甲 春实秋虚。
行人 迟至。
田蚕 旺。
田蚕 旺。
六畜 旺。 
寻人 见。
公讼 亏。
移徒  如意。
失物 东方。
疾病 虚惊。
山坟 宜改。
诗文解译
签诗一
冬来岭上一枝梅
叶落枯枝总不摧
探得阳春消息近
依然还我做花魁
签诗二
冬来岭上一枝梅
叶落枝枯终不摧
但得阳春悄急至
依然还我作花魁
整体解译
第一句:喻在坎坷的状况下还一枝独秀,坚毅不拔。
第三句:在温暖的春天时,终于得到谋望。
本签精髓
再度获得。
凡事做事
各种谋求,当把握「一年之计在于春」的黄金时刻,好好的经营。
爱情婚姻
姻缘何时来,目前如寒冬,当待春天到,届时姻缘来。
仪者可否求,一见虽欢喜,目前不相应,当待春暖时。 
交往已多时,连理可否成,当待寒冬过,在春谈婚嫁。
分手求挽回,当待春天时,多些温情意,再暖其心窝。
工作求职 创业事业
工作何处寻,当前市况差,直待过年后,春暖有事做。
事业问前程,一年有起伏,春是旺盛季,秋是低潮期。
考试竞赛 升迁竞选
竞试问前途,若逢春之试,可望有功名,他季则淡然。
若欲问升迁,好运只在春,此刻即有望,他刻则难料。
投资理财
投资问财运,秋淡得播种,逢冬则紧抱,春暖得收成。
经商生意
经商问前途,一年有四季,逢春则大利,秋冬欠生意。
房地交易
房地欲买卖,寒冬无人问,当待好时机,暖春强强滚。
治病健康
此病能否治,冬寒需坚忍,暖春则昌顺,多关照心灵。 
转换变更
不顺欲求变,此刻还不急,若是春天到,此事自然顺。
求孕求子
若欲求怀孕,先温补己身,春时夫妻合,好孕即如愿。
官司诉讼
官司问前途,年来有起伏,上下无定数,最后总亏损。
寻人寻物
失物哪里找,快快前去寻,宜向东方去,找回心爱物。
远行出国
远行可否耶,出门看时机,把握春天时,出发营前途。
签诗故事一
◇梅开二度
当唐朝唐德宗在位期间,忠臣梅伯高一家人被奸相卢杞陷害,而要满门抄斩,只有儿子梅良玉成功逃走,后来他化名为王喜童掩人耳目。他一个人流落到街头,饥寒交迫之际,幸得陈日升(陈东初)收留。陈日升不知其身世,请他帮手打理陈府的梅花园,才不至饿死街头。 
陈日升是梅伯高的同窗好友,当时他被卢杞迫害时,就是被梅伯高所救,也因此令梅伯高与卢杞结下仇怨,最后更遭到全家抄斩;陈日升因此而悲愤交杂,辞官举家归隐扬州。
陈日升有女儿名陈杏元,有国色天香之貌,梅良玉去到陈家之后,两个人一见锺情。在一个梅花盛开的日子,亦是梅伯高的忌辰,陈日升与家人一起在自家的梅花园处开坛悼念亡友兼恩人,怎料忽然间天色大变,吹起大风雪,把梅花通通破坏了。陈日升感慨自己能够平安逃出,但却连梅家的后人都救不了,认为这是上天对他的警示,于是他发誓除非梅花再次开花,证明梅家的后人还在世上,否则话就遁入空门,削发为僧。
他的女儿女杏元听到了,即刻上香诚心祈求上天令梅花重开。他们的真诚感动了上天,梅花园的所有梅花树都再次开花;后来陈日升知道原来喜童就是良玉,于是把女儿杏元许配给他。 
签诗故事二
◇程婴匿孤存赵
(题解:程婴隐藏赵朔的遗腹子使其存活在赵国)
前597年,晋国司寇屠岸贾以赵盾参与杀害晋灵公为由,不请示晋景公,便与将领们在下宫攻袭赵氏,杀死了赵朔、赵同、赵括、赵婴齐,灭绝了赵氏全族。
赵朔的妻子赵庄姬是晋成公的姐姐,怀有赵朔的遗腹子,她逃到晋景公宫里躲藏起来。赵朔的门客公孙杵臼对程婴说:「你为什么不死?」程婴答道:「赵朔的妻子怀着孩子,如果有幸生下男孩,我就奉养他;如果生下女孩,我再慢慢去死。」过了不久,赵庄姬生下了男孩。屠岸贾听到消息后,到宫中去搜查,没搜到婴儿。
暂时脱离危险以后,程婴对公孙杵臼说:「今天这一次搜查没有找到,以后一定还会再来搜,该怎么办?」
公孙杵臼问程婴:「扶立遗孤和死哪件事更难?」 
程婴说:「死容易,扶立遗孤很难。」
公孙杵臼便说:「赵氏先君待您不薄,您就勉力去做那件难事;我去做那件容易的,让我先死吧!」
程婴和公孙杵臼便想办法得到别人家的婴儿,包上漂亮的小花被,背着他藏匿到山中。程婴从山里出来,假装去告密,对将军们说:「我程婴没出息,不能扶立赵氏孤儿,谁能给我千金,我就告诉他赵氏孤儿的藏身之处。」
诸位将军都很高兴,答应了程婴,派兵跟着他去攻杀公孙杵臼。
公孙杵臼假装愤怒的说:「程婴小人!当初下宫之难你不能去死,与我谋划隐藏赵氏孤儿,如今你却出卖了我。即使你不能扶立遗孤,怎么可以忍心出卖他!」
公孙杵臼抱着婴儿大声呼喊:「天啊!天啊!赵氏孤儿有什么罪?请让他活下来,只杀我公孙杵臼吧。」
诸位将军不答应,杀了公孙杵臼和孤儿。
(本故事总结;程婴使遗孤再度获得安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