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中华农历网 > 风水 > 阴宅风水 >
风水大师赖布衣的故事
(日 期:2017-04-27 10:28:19    来 源:中华农历网)

我国很多人都相信风水,尤其是古代的贵族,很多皇陵都是修建在风水极佳之地,因此也有一批优秀的风水师。赖布衣是刘公的得意门生,在江西里是一位地理风水师有着很好的声誉,而赖布衣在中国历史上很有名气,他的足迹可是踏遍的整个的中国大陆,他精通堪舆之术。

 

赖布衣

 

 

赖布衣,自号布衣子,故也称赖布衣,又号称"先知山人",江西省定南县凤山冈人。生于公元1101~1126年间(宋徽宗年间),九岁即高中秀才。曾任国师之职,后受奸臣秦桧陷害,长期处于流落生涯中。赖布衣的足迹几乎踏遍中国大地,凭著精湛的堪舆理论与技术,一路怜贫救苦,助弱抗强,留下了许多神话般的传说,"风水大师"的名声不胫而走。后来赖布衣看破红尘,遁隐山林,长与青山白云为伴,人不见其踪。

 

赖布衣大半生时间以其丰富的地理知识,数十年在广东沿海一带“寻龙探穴”,为民消除灾害,祭相占卜,深得人心,人们尊称其为“风水大侠赖布衣”。因不满当朝宰相秦桧把持朝政,赖布衣离开朝廷在福建建阳为官,因生性不羁,后弃职从游。曾由福建攀仙霞岭至越州,访禹陵,慕越州山水始定居山阴,隐居绍兴三年,探觅堪舆地脉,留下《绍兴大地八大衿》及《三十六矜》;在广西容县隐居数年,留下《金峤山金斗赋》,惹得两广地师寻找数百年未果。在民间帮助了许多人,当时广东各县名门大族,多请赖大师“看风水”择吉地殓葬其祖,因而,赖布衣的名声在民间代代相传,成了一个富有神奇色彩的奇人。 香港、广州城市都有赖布衣的堪定形迹。传说赖布衣所著《青乌序》刚脱稿,就被南华帝君的使者白猿取走,经一百多年后传给了刘伯温,刘伯温凭它辅佐朱元璋成就了帝业。

 

风水大师赖布衣的故事一

 

 

赖布衣是江西定南风岗村人,父亲赖澄山,是江西有名的地理师。赖布衣数十年在广东沿海一带“寻龙探穴”,人称“堪舆大侠赖布衣”。当时广东各县名门大族,多请赖大师“看风水”,择吉地殓葬其祖,关于他的身世,有一个有趣的传说。

据说赖布衣十一岁时,其祖父去世,其父赖澄山奔丧之际,曾对赖布衣说:“你可要用心读书,他日你祖父葬得好山,借风水之助,你定能有所造就。”

赖澄山守孝七七四十九日,遂离家而去,追龙寻脉,沿九峰山直达广东北部。九峰山是广东北部龙脉起点,也为世人视作南蛮之地,少有地理师来此。赖澄山沿九峰山直到粤北乐昌,只见这儿山清水秀,草繁木茂,天地浩然,他深信这附近必有宝地。他翻山越岭,涉涧过沟,追寻龙脉。一天,一阵狂风骤雨,来势猛烈,他慌不择路,急急奔入附近山洞中,但衣服已被雨水淋透。

 

赖澄山正欲脱衣收拾,只见一只象鹰一般大的鸠鸟,自北飞来,在对面山洼间消失了影子。他实在有些奇怪,哪有如此身长二丈、翅阔八九尺的斑鸠?不禁心内暗惊“莫非这斑鸠已成精了不成?

 

雨停之后,赖澄山疾步走向对面山洼。谁知,那儿不见有甚山洞或大树可以藏匿那只大斑鸠,只见四周平坦一片,了无踪影。他正在奇怪间,一抬头,随即恍然大悟,原来这山形十足地象一只大斑鸠。只见此山前面尖而短,后面瘦且稍长,中间肥起,活象一个蛋似的,两旁各突出一块尖地,形似鸟翼,简直活脱脱的一只斑鸠形状。且后面连接丰江,前面乃一片秀田,恰似一幅“斑鸠落田阳”的景象,实在是地形灵气幻化,是风水形成的好地方。

赖澄山仔细推测,发觉如在此地埋葬先人,三年后必可出一宰相、一太师,并陆续将出‘一斗’芝麻的状元。这一斗芝麻有数万粒,此山堪称百世不衰。赖澄山琢磨端详间,天色已渐昏暗,正欲下山之际,忽见一轮明月自东方升起,正照着那“斑鸠落田阳”的山穴。见此他不觉叹道:“唉,原来这穴地正是犯师地。“

 

风水之道有所谓“犯师地”的说法,即举凡山中有穴地洞府,如果向正东方日月出处,那这座山便是最先感受到日月的精华,这样的地穴就叫犯师地。因为如将先祖遗骸葬下此山,那这家必发,但那经手点葬的人,却必定在三年之内发生不幸,重者夭亡,轻者也会成为残废之身。

 

赖澄山虽然明知此地是“犯师地”,但心下寻思:到处寻龙觅穴,为的是自己的父亲,既然寻得这座难得的好山,虽属犯师之地,但如果老父葬下,自己儿子即可发迹,虽对自己不利,但儿孙可以显贵,为赖家增光,自己也可含笑九泉了。因此,他决定将父亲葬于此处。

赖澄山回家后见了儿子赖布衣,对他说:“凤岗,你父现已寻点一处好穴,这座山就叫”斑鸠落田阳“,你祖父葬后三年,赖家一定会发迹。”赖布衣当时对于风水之学尚属陌生,不知个中奥妙,对此十分愕然。

 

赖澄山没有向赖布衣说明犯师地这一点,因为布衣那时才只有十一二岁,要是点破,怕他不肯让祖父葬在那里,而且,做父亲的也不忍心让儿子幼年丧父,令其心理蒙上阴影。此时的赖布衣只有将信将疑,点头称是,心中却仍不信这风水的所谓奥妙。

 

时间飞逝,五年弹指过去,赖布衣这时已经十七岁,在一次乡试中,竟然得中举人。赖澄山不禁暗喜,心想此时大可放心下葬了。因布衣已经自立,不用担忧,何况三年之后便是秋闱试期,今年下葬刚好符合“斑鸠落田阳”佳穴应发之期。

 

于是,择定吉日,叫家人及布衣,将他父亲的骨骸掘起,买齐香烛纸帛,偕同家仆,一齐去往乐昌。抵达乐昌,澄山便指点各人一同登山去。走到山顶结穴的地方,拉正了子午线,就要将棺椁葬下,但出人意料的是,正在下葬时,其中一个仆人内急,跑在后山地方撒尿去了。赖澄山此时已来不及制止,只得徒然长叹:“真是天意!真是天意!”

 

原来所点穴处正在斑鸠的颈部,下葬之时,是待斑鸠静默时才进行的。谁想仆人在后山地方撒尿,无异惊醒斑鸠,且尿为污秽之物,一经射下,斑鸠即醒而向天高飞。说也称奇,在仆人撒尿之后,即见全山震动,忽见飞沙走石。赖澄山急命各人伏地,狂风暴雨随之而来,足有半个多时辰才停止。赖澄山急命个人收拾物件,垂头丧气下山返回江西老家。

 

回家后,布衣见父亲整日愁眉苦脸,便询问原因。赖澄山叹口气:“凤岗,这次点葬斑鸠落田阳,功亏一篑,没料到下葬之时因仆人撒尿而将斑鸠惊醒,于是此山便失去不少灵气,原本此山葬后三年可出一状元、太师,现经此一变,灵气损半,状元固不可出,连太师也难以出了。我看这山,将来顶多也只可以出一个大师了。”

 

布衣闻言追问:“难道没有补救的办法了吗?”父亲叹口气:“无法补救了,你将来的出路已无状元之望,只能做一个天下知名的大师了。因此山实在很好,虽葬时失灵,仍可出一名人,将来你的名称也可如状元、太师一样传闻天下,只是不能大富大贵而已。况我不久于世,依我想法,你不妨从今日起,努力研究堪舆地理之术,好使日后成为天下知名之师,那我的心也可告慰了。”

 

赖布衣听父亲如此说,心内不免觉得奇怪,因为以前父亲常常嘱咐他要努力学习文学,对堪舆之术不必染指,而现已中举人,眼看将来状元及第指日可待,现在却因葬了一个人,父亲便叫自己学习堪舆术,还说将来必不中,这究竟是何缘故?他表面上虽然唯唯应是,但心中仍是不信。

 

从那天起,赖澄山即将自己的满腹学问尽传于儿子,赖布衣也觉多学一门学识日后也许有用,故也没有异议。三年后,赖布衣进京赶考,正如其父所说,名落孙山。于是他寄情山水,终学成名闻天下的寻龙探穴功夫。

 

风水大师赖布衣的故事二

 

 

他们到达京师之后,刘仲远先领赖布衣回状元府休息,然后到圣殿觐见皇帝。皇帝听完刘仲远的禀报,很想见见这位民间的堪舆大师,便命令刘仲远次日即带赖布衣一同上朝,顺便为他看一看阳宅风水。第二天,刘仲远便带着赖布衣进宫觐见皇上,皇上见赖布衣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知道他道行一定颇深,便赐封赖布衣为国师。

 

赖布衣晋封为国师之后,皇帝便命他随侍前往紫禁城及各个宫殿,四处察看有无与风水相克之处。赖布衣每经过一个宫殿,便一一解释此殿的坐向及运势。当走到邵阳宫四周时,只见赖布衣忽然眉头深琐,闭目不语。然后他启奏皇帝,说:“此邵阳宫坐南朝北,对正丙线方位,而丙丁属火,因此微臣预料此宫在建完五年之后,必有火灾发生。”

 

皇帝听完,心想:各个国师对紫禁城及各宫殿的风水,都极为赞扬,只有赖布衣说邵阳宫会发生火灾,我究竟该不该信呢?

赖布衣看出皇帝半信半疑,便说:”邵阳宫建于丙线方位,照地理位置推测,本月十八日是火星当煞之日,希望圣上下令做好防御,以免火苗波及其他宫殿。”

 

皇帝听了说:”既然赖卿如此言之确?,我就姑且相信,只是到时邵阳宫若没有任何事故发生,那赖卿又将做何解释?“

赖布衣闻言后,神色若定的说:”微臣愿以人头作保。”

十八日当天,皇帝下旨在邵阳宫四周,加派御林军看管,并严禁任何人出入邵阳宫或点燃灯烛。在这样严密的防御下,邵阳宫应该没有理由会发生火灾才对;一直到晚上二更时分,邵阳宫依旧平静,皇帝传赖布衣到邵阳宫,对他说:“赖卿,现在与你猜测发生火灾的时间,已经很接近了,而邵阳宫目前戒备森严,应该不可能发生火灾,看来你的猜测有误。”

 

赖布衣回答:“天意注定邵阳宫将发生火灾,是千真万确的事实。俗话说:人算不如天算。即使是这么小心的防御,邵阳宫仍难逃一劫。”

赖布衣话还没说完,忽然,天空刮起了一阵强风,赖布衣指着天空说:“启奏圣上,天上的火星,已经降临了。”

 

皇帝和众臣们仍不相信的笑着。忽然间,在不远的天空中,有一颗会移动的光点,正朝着邵阳宫的方向落下,就这样,流星直直落入邵阳宫的天井中,然后“轰”地一声,邵阳宫顿时一片火光,御林军大吃一惊,连忙大喊:“失火啦!失火啦!”

 

皇上看见当时的情形后,不得不佩服赖布衣的才能,从此就重用赖布衣,并赐予黄金万两,锦帛五千匹。于是,一代国师赖布衣之名,就因此传遍了全国。不料树大招风,宰相秦哙竟起了邪念。

 

一日,秦侩在早朝后,传令赖布衣到相国府中见面,并以酒宴款待,席间要求赖布衣尽快为圣帝寻得龙穴,等到事成之后,再通知他前往勘察。赖布衣一听便知此人有篡夺王位的野心,但由于秦侩在朝中权大势大,遂不好当面拒绝。

 

秦侩心想,以目前他在朝廷中的地位,没有任何人敢与他作对,所以预料赖布衣也必将归顺于他。次日一早,便亲自带着赖布衣到祖先的墓地,观看四周的风水。

赖布衣看这祖坟坐落于五星聚集的祥地,而且龙脉自金华峰而来,心知这儿的确可发为皇帝,只可惜被白鹤寺及东狱庙压住了龙气,所以最多只能发出丞相命。赖布衣本想直说,但想到秦侩并非善类,若全盘托出,恐怕会引起乱事。

 

想到这里,赖布衣再四处观望了一会儿,看见前面远山有一尖峰,外形如同一支金刀,于是赖布衣告诉秦侩:“丞相大人,此山为杀头山,且看前面山形,正如一把尖刀,向着此地杀过来。”

 

秦侩听完,脸色大变。心想:从前的地理师们,总是称赞此地的风水极佳,是个可发为皇帝的佳穴,只有这个民间术士,竟说此为杀头山。

赖布衣瞄了秦侩一眼,又继续说:“此山原本是座好山,只是风水与后人的性情相关,心地善良者,自可避免杀头一劫,进入寺庙安享晚年;心地邪恶者,则将被皇帝砍头处死。不过,依我看丞相大人是位善心之士,应不会有此下场。”

 

秦侩愈听愈生气,本想马上了断赖布衣的性命,却又怕消息走漏,便暂且不动声色,籍称时候已晚,便返回京城。回到相府后,秦侩马上命令府上的两名护卫,当晚一定要把赖布衣杀死,已绝后患。这两名护卫,一个叫做牛江,一个叫做张进,两人都是武功高强的杀手。这一夜,两人分持利刃,朝着赖布衣的住处飞奔而来。

 

当晚,赖布衣觉得心神不宁,辗转难眠,只好下床点烛夜读。忽然,他瞥见窗前有两个黑影闪过,于是赶紧躲入床底。

两名杀手一进门,便大声叫道:“赖布衣你还是乖乖的出来吧!免得咱们爷俩弯身去取你的人头。”赖布衣吓得浑身发抖,正在不知如何是好之时,听到其中一个杀手说:“张进,听说赖布衣是天下知名的地理师,我们现在若是请他指点,他一定会答应,你看如何?”张进说:“丞相的作风你又不是不知道,今天你所说的话,不怕我回去告你一状吗?”

牛江一听张进这么说,便举刀与张进厮杀,而赖布衣仍是动也不敢动一下。忽然,“啊!”的一声,一颗人头落在赖布衣的眼前,吓得赖布衣差点昏了过去。

 

这时,胜利者向床底的赖布衣说:“大师,您可以出来了,牛江正等着你的指点。”

赖布衣这才松了一口气,慢慢的爬了出来。除了感谢牛江的救命之恩外,并稍加指点其治家之道。之后,便收拾行李,预备连夜逃走,而牛江自愿相随保护,赖布衣欣然允诺。

途中,赖布衣问牛江,是谁派他们来的?牛江回答是丞相大人。赖布衣心想大事不妙,秦侩若获知张进被杀之后,必会派出大队兵马追来,应该改走山路,以躲避兵马的追杀。

 

在牛江领路之下,他们绕着蜿蜒的山路而行,才刚爬过一个山头,后面就已经传来兵马搜寻的声音。牛江说:“大师,追杀者个个身强体壮,我们是敌不过他们的。依我看,最多再半个时辰,追兵便会赶上,倒不如我们先找个藏身之所,等追兵走过,我们再出来。”眼看这荒山野地,既无树林,又无山岩,哪里有避身的处所呢?赖布衣心里这么想。忽然,牛江灵机一动,告诉赖布衣:“我知道前面不远处,有一个猪居住的洞穴。”说完,便带着赖布衣往该处走去。那个洞穴口上杂草丛生,两旁乱石围绕,果然是个藏身的好地方,走近一看,里面躺着一只肥壮如牛的山猪。

 

牛江拿起刀,与山猪搏斗,不久山猪便负伤逃走。赖布衣见此洞只能容纳一人,正不知如何是好时,牛江连忙对赖布衣说:“大师,您留在世上,对世人的贡献比较大,区区一个牛江算不了什么。您赶紧躲进去吧!只希望国师在逃生之后,能为我捡拾骨骸,择地安葬。话没说完,牛江便飞也似的离去,赖布衣阻拦不了他,只好先进入洞穴中,再做打算。

 

不一会儿,官兵果然路过此地,但并未留意在乱草之中的洞穴,继续向前搜索。牛江明知随后便会赶到,但恐怕官兵会发现赖布衣,只得牺牲自己,来引开官兵的注重力。果然走不到半里,牛江便被官兵追上。数百位官兵将牛江团团围住,令身手矫健的牛江插翅难飞。牛江与众士兵苦战了几回合,终究敌不过对方的人多势众,便当场持刀自刎,惨死在荒山野地中。

 

此时大队兵马都以为赖布衣已先逃跑,便继续向前追赶。当一切归于平静之后,赖布衣走出洞穴,看见不远处,牛江的尸体已血肉模糊,令人惨不忍睹,赖布衣马上放声大哭,说:“恩公啊!你我素昧平生,而你却能仗义相救,不但牺牲了自己,还曝尸在这山谷之中,我该如何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呢?”在哭了一阵之后,赖布衣背起牛江的尸首,决定为他寻觅佳地,替他安葬。

 

赖布衣四处张望,想找出一条逃生之路。忽然,他发现这座黄家山,有龙盘虎踞的山形;再望向对山,险恶陡峭,俨然是一头牛俯卧的姿态。他大叫一声说:“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此处正是难得的佳地,就将恩公埋葬在此吧!预料不出三年,牛家必将出现杰出的将相之才。”

 

赖布衣将牛江安葬好之后,一路躲躲藏藏,继续逃亡。此时,他将名字赖凤冈改为赖布衣,后人称他为布衣大师,即是从此开始的。秦侩在捉不到赖布衣的情况之下,一直寝食难安,惟恐赖布衣泄露了他篡位的野心。于是诬指赖布衣杀了张进,在各地张贴告示,缉拿赖布衣归案。只是所有的告示牌上都是写着赖布衣的原名赖凤冈,所以赖布衣始终没有被人认出来。

 

风水大师赖布衣的故事三

 

 

这一天赖布衣来到江西仙霞关四周,看见关上守卫森严,便躲进四周的树林中,想等到天黑时再找机会溜进去。忽然,他听见路上有两个士兵在交谈。其中一个说:“这赖凤冈不知是何方神圣,害我们兄弟俩又得熬夜把关。总兵也真是愚昧,仙霞关地形这么险恶,即使赖凤冈要回江西老家,也不会选择这条路的。”

 

赖布衣听完,知道前面关口搜查正严,便不敢久留,急急忙忙地往山崖边的小路逃走。这条小路是赖布衣的父亲在采草药时所发现的,地形非常的险恶,毒蛇猛兽也很多,平常人是不会走这条遍布荆棘的小路的。

 

幸而赖布衣曾多次跟随父亲走过这条小路,所以路上哪儿有陷阱,哪儿有猛兽的洞穴,他都非常的清楚。他不停地走着,入夜以后,正想找一处干燥的地方休息,忽见有灯光闪烁。赖布衣心想,那可能是樵夫搭建的草房,到那里住也许比较安全些。于是他又起身,向着光源走去。

 

不料,没走两步,便看到前面不远处有只老虎正缓缓地朝着他的方向走过来,并猛然纵身一跳,吓得赖布衣直往后退,一个不留神,便滚落山下。

隔日,赖布衣全身疼痛的醒了过来,发现自己安然无恙的躺在杂草丛中。他正庆幸自己捡回了一条性命,却发现随身的行囊已不知去向。如今他又饿又渴,这会儿该上哪里去找吃的、喝的呢?

 

赖布衣勉强爬起,看见前面有条小路,小路旁有间茶馆,便想上那讨点水喝。看店的老婆婆不但没有因为他没有钱而感到嫌恶,反而笑脸可掬的招待他,并说:“出门在外,难免盘缠会用尽,我老太婆也是穷苦人家出身,所以你不用如此客气,这些粗茶粗饼不成敬意。”

赖布衣道了谢,便狼吞虎咽的吃完了所有的大饼和清茶,他用衣角擦了擦嘴,便向老婆婆问道:“老婆婆你心肠真好,不知您今年贵庚?家中有哪些人?”

 

这时,老婆婆叹了口气说:“心肠好又怎么样?如今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善人未必会有善报,而杀人抢劫者,却能享受荣华富贵。我从三十岁开始守寡,茹苦含辛的把儿子养大成人,如今他们年近三十。连娶房媳妇的本事也没有,所以我才在这*卖茶过日子。”

赖布衣听完之后,觉得老婆婆虽然家中贫苦,却能主动帮助别人,这份善心实在难得,便想报答她,于是问:“老婆婆,您丈夫的尸体葬在何处?”

 

老婆婆答说:“哪来的银子埋葬啊!现在他的尸骨还放在村后的山上呢!”

赖布衣说:“那正好,我刚观察您烧水的风炉,正是一处安葬的佳穴,相信不用多久,你们的生活一定可以改善。”

老婆婆半信半疑的拿起锄头,在风炉挖了一个洞,然后上山取出骨镡朝南放入洞中。说也希奇,此时从洞底冒出了一股热气,接着地动山摇,好一会儿才又静止下来。

老婆婆问赖布衣方才发生了什么事,赖布衣答说:“刚才那是醉龙复生的现象,这可使你们林家即葬即发。”

 

不久,老婆婆的两个儿子,提着竹篓满脸通红、气喘吁吁地回到茶店。老婆婆急忙问道:“发生了什么事?看你们这样慌慌张张。”这两个儿子放下竹篓,老婆婆发现竹篓里装满的全是闪闪发亮的黄金,便大声责道:“这些金子是打哪来的?”原来今天一早,兄弟俩奉主人的命令上山砍柴,途中,遇见一只白额虎。兄弟俩为了保住性命,只好拼命朝着老虎乱砍了数十刀,然后又一路追到虎穴,把老虎给杀了。他们发现虎穴中,有三具骷髅及一担行李,打开一看,竟装满黄澄澄的金子,所以才一路跑回来,想给母亲一个惊喜。

老婆婆听完儿子们的叙述,马上叫儿子们向赖布衣道谢,并说:“恩人,你果然是高人一等的堪舆大师。”赖布衣连忙说:“这是你们林家的福气,老婆婆您不用一再言谢。”

 

林家母子三人,为了感谢赖布衣,便杀鸡杀鸭的款待他,并请赖布衣留宿林家。到了半夜,林家母子三人担心获得这大笔财富会遭村人猜疑,甚至招惹盗匪的观望,三人彻夜难眠,最后决定明早与赖布衣一起离开村子。

 

赖布衣原本不肯答应,怕自己拖累了他们,但由于他们母子三人一再坚持,只好答应。

林氏兄弟向他们的主人黄百万辞工之后,回家收拾行李,与赖布衣往南而去。赖布衣猜测秦侩可能早已在他江西老家设下埋伏,于是决定先到福建去避避风头。

 

时光飞逝,不知不觉中,赖布衣与林家母子三人在福建已呆了三个月,他们三人对赖布衣说:“虽然我们有这么多的黄金,但长期有出无进的,恐怕也不是办法,恩公,您看我们在此置产开业如何?”赖布衣说:“这是个好办法,只是此事不宜过于张扬,明日我就为你们去找一阳宅佳地。”于是,赖布衣天天饭后,必到处逛逛,看看县城里有无兴盛的佳地。这一天,赖布衣来到市街旁的一处空地,见此处为长方外形,两面低洼,地上杂草丛生,赖布衣左观右望后,点头说:“果然是块阳宅吉地。”

 

回去后,赖布衣通知林氏兄弟马上买地兴宅。两年后闽江水涨,岸边的房子全被沉没了,而这处原本看似废墟的荒地,马上成为新区集的市场,非但地价大涨,而过往的人潮,也使得林氏兄弟生意愈做愈大。

 

林氏兄弟赚了钱,各娶了一房媳妇,在回乡祭祖时,碰到旧城的邻人。邻人们看到林氏兄弟现在衣锦荣归,都感到很惊奇,尤其是林氏兄弟从前的主人黄百万,看见林家又建亭又修坟的,猜想他们一定是葬得了佳穴。

 

当林氏兄弟辞别村人时,黄百万要求能陪同南下,大哥林昌见他一番诚意,便欣然答应了他的请求。其实,黄百万根本不是想游山玩水,他的目的是想看看林家到底有没有经过高人指点,若是有的话,到时再请他点一山穴,使黄百万能比林家更富有。

 

黄百万看赖布衣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心想他一定就是这位高人。互道了姓名之后,黄百万猜测:“难道他会是朝廷通缉的国师赖凤冈?若是经赖国师指点,日后我黄家后代子孙必定荣华一生,享受不尽了。”

 

黄百万一方面试探赖布衣,一方面又极尽所能巴结他。时间愈久,黄百万就更加肯定赖布衣就是赖凤冈。一天,黄百万向赖布衣要求为他父亲指点一山穴,不料,赖布衣见黄百万心术不正,为人刻薄,便断然的拒绝了黄百万。

 

黄百万因此恼羞成怒,写信到衙门密报,指称赖布衣疑似被通缉的国师赖凤冈。官府在接到密告后,马上派出捕快,前往林家抓人。所幸那几天,赖布衣见老婆婆身体一天比一天差,于是便外出为老婆婆追寻龙脉,所以捕快到林家后,扑了个空,硬是把林家小儿子林盛给抓回衙门。

 

老婆婆看小儿子被抓走,便赶紧通知林昌。林昌听了心想:“弟弟现在已在衙门,可以迟一些去救他,而恩公若是来不及通知,却可能因此而丧命!”于是,林昌取了一包金子及衣物,缠在身上,然后骑马出城去找赖布衣。

 

虽然赖布衣出城前,曾交代过去向,但林昌追了老半天,却一个人影也见不着。再走了几里,林昌看见山边有几户人家,便上前打听,一问之下,知道赖布衣刚离开半个时辰左右,林昌便赶忙跳上马背,往深山里走去。

走到半山腰,果然看见赖布衣正在拉线点穴,他上前叫了一声,然后把黄百万密告,官兵搜查林家,林盛被关进衙门的经过,具体的说了一遍。

 

赖布衣听后,当场吓得说不出话来,林昌见赖布衣如此害怕,便连忙安慰他,并把包袱交给赖布衣,说:“我林家经恩公的指点,才有这几年富裕的日子好过,这包袱里有银子千两,及一些换洗衣物,是让您逃难时用的。恩公的大恩大德,就待来日重逢时再报吧!”

 

赖布衣感动的无言以对,他用手指着脚下的石头说:“这石的位置,就是将来你母亲的葬处,下葬的时候,要趁着石头刚一掘起热气初升时,赶紧埋下,如此才能常保林家后代子孙兴旺。生老病死,乃是人一生必经的过程,你也不必过于伤心,只需牢记我刚所说的话。现在赶紧回去营救林盛吧!”

 

赖布衣说完,即与林昌辞别,临行前,赖布衣又对林昌说:“这次官兵会来捉拿我,可说是黄百万一手造成的,等会儿救回你弟弟之后,马上回乡立一石碑在你先父所葬的山头上,石碑上刻“庙立庄灭,亭拆林发”八个字,到时黄百万便知道我赖布衣的利害了。”林昌赶回家后,便想尽各种办法营救林盛,最终于以五千两银子买通衙门,官府才没有证据证实林盛藏匿罪犯为由,而将他释放了。

 

林盛回家后,林昌马上赶返江西老家,遵照赖布衣所说,立一石碑,上刻“庙立庄灭,亭拆林发”八个字。黄百万看见林家建了这么怪的一个石碑,心想他们必然别有居心,于是他自做聪明的猜测:赖布衣一定是怕我把林家的亭子给拆了,所以才在石碑上写这些字;又怕我修建土地庙会带来好运,所以故意说:“庙立庄灭。”

 

于是,黄百万马上请工人重修土地庙,谁知修庙的第二天,庄内就开始流行瘟疫,一天之内死了许多人。黄百万这时才知所言不假,便不敢贸然去拆林家的茶亭。其实这却正好中了赖布衣的计,黄百万庄内从此一年比一年衰败,而林家却越来越旺盛,财富也越积越多。不久后,老婆婆也如赖布衣所料,寿终正寝,葬于赖布衣离开福建前所指点的山。

 

风水大师赖布衣的故事四

 

 

这一天晚上,赖布衣前往岸边探问,获知当晚正好有一艘船,要运货到潮州。船主见赖布衣长得眉清目秀,应该不是恶人,便答应赖布衣一同前往。在船上的第一天,赖布衣不太适应渔船的摇摆,整日呕吐个不停,直到第二天才适应些。不料船主却告诉赖布衣一个令人害怕的坏消息,他说前方的天空似乎有台风的预兆,渔船已来不及*岸,一切都得听天由命了。果然不出两个时辰,风浪开始越来越大,船上的人都脸色大变,而赖布衣从来没有遇过这种情形,只好抓着船诡,向神明祷告。

 

忽然,一个大浪把渔船推高,然后再将渔船狠狠地抛下,这艘年久失修的渔船,就这样被打个粉碎,船上的人也全沉没在大浪之中。赖布衣一坠入海中,便昏迷的不醒人事了。所幸赖布衣大难不死,他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海岸边,身旁尽是些碎石,全身疼痛的无法动弹。他看了看四面,并没有任何界碑或是告示,四周似乎也没有人家居住,他想挣扎着站起来,但因为饥饿过度,又昏了过去。当他再度醒来,身旁站着两个人,问道:“喂!你不象是我们这儿的村人,是打从哪儿来的?怎么会昏倒在这儿呢?”

 

赖布衣全身酸痛无力,根本说不出话来。这时,坐在路旁轿子上的一个女子,对赖布衣身旁的人说:“我看你们就将他抬到四周的物质土地庙去休息吧!待会儿再请个大夫去看看他。”赖布衣被抬到土地庙之后不久,即有一位大夫来看他。大夫按了按赖布衣的脉搏后告诉那个先前坐在轿中的女子说:“他受了点风寒,加上长时期未吃东西,所以体力才这么虚弱。”那女子听完,便令一位家仆跟随大夫去抓药,然后拿出几个馅饼给赖布衣吃。赖布衣吃了几口大饼,精神状况似乎好了许多,便开口说话:“我在潮安县搭船,本来是要到潮汕去的,不料半路上却遇着台风,渔船被风浪给吹翻后,我就被冲到这儿来了。”赖布衣说。这名女子听完后,说:“幸好你命大,昨天是我父亲大寿之日,路过岸边时,刚巧看见你,否则你恐怕已饿死在岸边了。”赖布衣向她道完谢,便问她姓名,那名女子笑着说:“这点小忙,不用放在心上。”接着叫仆人留下十两银子及几个大饼,便离开了。赖布衣在土地庙休息了三天,体力已完全恢复,他向村民打听是什么人救了他,村民告诉他:那名救你的妇人是村里许成翁的长女,她为人善良,只可惜际遇太差。嫁到何家不到三年,丈夫便死了,所以常受族人的欺侮,不过她夫婿留下了一些田宅,及一个儿子,可算是不幸中的大幸。赖布衣听村民说完,心中暗自盘算了一下,他知道像何氏这样善良的女子,是绝不会接受他的报答。

 

于是,赖布衣便在山地庙前摆摊,*占卦为生,一方面也找机会报答何氏的救命之恩。虽然赖布衣学的是堪舆之术,但对于占卦、看相,也略有研究,所以自从摆卦以来,生意相当不错,甚至还存了一些积蓄。这日,他收起了卦摊,想到四周山头逛逛,究竟堪舆之术才是他的专长所在。赖布衣探听得知,何氏的祖坟葬在鹿山四周,便往鹿山方向走去。他看见鹿山外形似狮,属于上乘的安葬之所,只可惜何家祖坟的位置,不是安葬在正穴中。赖布衣猜想可能是当初的风水师,道行太浅,只看到狮身,未看出狮爪,所以才误葬了祖坟。赖布衣心想,这下可有机会报答何妇的恩情了。从这天起,赖布衣天天早上便手执卦铃,在何家庄四周游走,希望能巧遇何妇。皇天不负有心人,半个月之后,何氏果然请赖布衣帮她儿子利生算命。赖布衣看见何妇后,连忙跪下说:“夫人,我就是你半年前在岸边救起的那个人。不瞒夫人,我本名叫赖凤冈,是朝廷目前通缉的国师,上次没有机会报答您的恩情,今天特地来指点夫人,好使您的儿子将来功成名就。”何妇忽然看到这么一个人向她跪下,又称自己半年前曾救过他,一时不知所措。这时在旁的仆人忙着把那天的情形重新叙述了一遍,何妇才想起了这件事。

 

何妇说:“原来先生就是赖国师,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怎受得起您这一拜啊!”赖布衣说:“救命大恩岂是言谢即可?我今天是为了告诉夫人一处佳穴。”何妇非常兴奋,问赖布衣莫非四周另有名山?赖布衣说:“这里的名山不多,只有狮山最好。”何妇听后,觉得希奇,说:“先夫的坟就是安葬在狮山啊!”赖布衣说:“是的,只可惜安葬之处不是狮山的正穴,所以无法发出功名富贵。而狮山的精华所在是位于“猛狮摸宝”的狮爪处。”何妇此时面有难色的说:“先夫下葬已多年,现在若重新安葬,势必会引起族人闲话的。”赖布衣点头说:“你这话说的不错,只是此事关系到利生的前途,我们必须排除困难,利生才能扬眉吐气,我倒有个计谋,不知夫人是否愿意配合?”何妇说:“一切就听国师的指示!”

 

何妇对利生的管教,向来非常严格,所以利生比同龄的孩子来得懂事。可是自从上次赖布衣来过之后,利生就一反常态,时常与母亲顶嘴,甚至还结交一帮终日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的坏朋友,经常一起出入街尾的赌场。何妇对利生又打又骂,利生不但全然置之不理,反而更变本加厉,时常扬言没钱做赌本,要把田宅给买掉。何妇看见利生变得如此厉害,心灰意冷之际,便向家族中的长者诉苦。她说:“利生最近结交了坏朋友,时常向我嚷着要分家。现在他年仅十六岁,不知趁着年轻时好好求学上进,我看倒不如把这些家产,全部送给何氏祠堂,为地方做些有意义的贡献算了!”族人一听,这么好的事,岂有不答应的道理?于是,在一阵商议之后,何家长辈怕何妇后悔,言明要立下字据。何妇在立字据之前,又提出一要求,她说:“各位长辈,为了怕利生将来在我死后,不给先夫上香,所以我想将先夫的坟移到祖坟四周;这样每到清明时分,即使不孝儿不愿祭拜,族中的长者也可顺手在先夫的坟上点上一柱香。”

 

何家族又商量了一下,看在何妇捐出这么多家产的份上,就答应何妇的要求。其实,这些请求以及利生的变坏,都是赖布衣设计的;因为只有如此,才能使何妇先夫的坟,可以顺利移到狮山的正穴中。何妇见事情进行顺利,便派人去请教赖布衣,下一步该如何做。赖布衣说:“我已看好吉时,就在明日的酉时,你们带着骨坛前去正穴的位置。记得,一路上仍然要互相埋怨,别让人看出端倪来,我会趁机给你们暗示,让利生知道正穴的位置。”第二天,何妇与利生照着赖布衣的话,一路上争吵不休。利生一下嫌骨坛重,一下骂何妇浪费了这么多的家产;何妇假装生气,狠狠的敲了利生一记,利生则作势要打何妇。同行的族人一看到此情形,有的苦笑,有的幸灾乐祸,最后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多,母子俩便停在“猛狮摸宝”穴中大吵一顿。赖布衣则混在人群里,站在正穴位置上。利生望向他,赖布衣连忙用脚跺了三下,利生会意地向赖布衣点了点头,便找机会,把骨坛朝着赖布衣所踏的地上一摆,然后说:“您到底葬是不葬,今天我是说什么也不再上山了!”说完,利生扭头就走。何妇当时哭的满脸是泪,然后说:“这里离老太爷的坟也不远,我看就麻烦各位族人帮我一起埋了吧!”

 

次日,利生忤逆的行为传遍了整个镇上,人人都说何妇将来必定会被利生活活的气死,而利生自己不是被赌场的人打死,就是会沦为乞丐。谁料到,在次年的会试中,利生居然高中举人,乡人们赶紧见风转舵,说利生这孩子本性不坏,而且天赋过人。又过了几年,利生顺利的当上了巡抚。而多年前的往事,乡人们自然是不敢提起,惟恐吃上官司。利生发达后,努力重建家园,没数年光景,家产比原来的增加了数十倍。他一直在暗中查访赖布衣的下落,但自从赖布衣在正穴上踏了三下之后,便如风一般的消失了,任凭何利生怎么去探寻,都没有他的任何消息。

 

风水大师赖布衣的故事五

 

 

有一次,赖布衣跋山涉水,在山上寻得了一大吉龙穴后,他定好山向之后正要准备下山去。这时,忽然听到山下传来一阵阵号乐声,知道是有人要来这座山下葬。

于是,远远地停下来隐身山林,站在一旁观望,好奇地等待着,就是要看看他们到底会选择什么样的地方安葬。那家人原先请的风水先生所选的地方应该就在这座山上,是在赖公所选穴场上面很远的地方,那个地方很高,都快到了山顶的某一个地方,其实,那个地方根本没有穴,在赖布衣看来根本就是大凶之地,不由地为主家捏一把汗。正当主家的棺材抬到了半山腰时,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雨,山地泥多路滑,此时要抬棺木上山,就变得非常的困难了。

最后没办法,主家只好临时,决定就在这个半山腰随便找个地下葬,赖公吃了一惊,因为那个地方恰好就是赖公所点的穴位。于是大家就忙开来,开井下葬,也许一切都只是碰巧吧!当时也只能这么想,接下来赖公就是想知道,这个主家会定什么样的方向呢?这时,只见主家随意拿起一根抬棺材的木棍,把它竖立了起来,然后就这么让木棍它自己随意倒下去,然后就以木棍所倒下去的这个山向葬了下去,顺着这个方向立了碑。

这样,赖公就觉的更奇怪了,因为此地不管是大地穴位,还是墓地的山向,都是和赖公所堪定的一模一样。世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巧的事情呢?

于是赖公就现身出来,详细地询问起大家来,该下葬者是何许人也?结果发现,此主家原来是当地为人极好的大善人,在当地做过很多好事善事,积了不少阴德,难怪能葬到此处,而且能葬对……。

赖公不由地长叹了一声,看来一切都是天意。正应验了一句古话:“福人居福地”啊,人做事天在看,一切上天自有定数也。

 

相关文章推荐

 

 

中国风水大师排名榜

中国最厉害的风水大师排名

风水大师冒死透露的惊天秘密

风水师三不算

看风水是迷信吗

 

 

版权所有©1999-2018 中华农历网 传承中华文化.弘扬民族精神

Copyright © 1999-2018 www.nongli.com